头部banner

母亲的春天

出自: 2020年第10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别看三哥长得不起眼,长扁头、小眼睛、大嘴巴,可脑袋挺活泛,连起绰号都那么形象贴切。比如癞皮狗、跟屁虫、告状精,都是三哥赐给我的别名。

  我小的时候特黏人,尤其上学前,像三哥说的那樣,像只癞皮狗,整天赖在母亲身上。要么伸手让母亲抱着,要么嚷嚷让母亲领着,要么睡觉时拱进母亲被窝里。

 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,火辣辣的太阳摆出一副要把人烤熟的架势。母亲对我说:“小丽,妈妈去趟厕所,一会儿就回来,外面天太热,你在屋子里等妈妈好吗?”话音刚落,我便跺着小脚,扭着小屁股号啕大哭,像个弃儿一样。母亲只好领着我,可依然笑盈盈的,一点也不恼。
<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国铁路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