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教子记(短篇)

出自: 202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我后来想,老邓是怎么听到叶娜的话的?他为啥几天之后才告诉我?

  他几天后告诉我似乎不重要,重要的是叶娜说的内容。

  我说的不重要,是以我为中心的认知来理解的,老邓可能觉得我跟叶娜同一个办公室,平时也还聊得来,为人也还本分,怕她犯错误,或者,怕我犯错误,好心提醒我,抑或是让我提醒叶娜,谁知道呢。我和叶娜同年出生,都是农村出来的,她考上大学,毕业后进了单位。我是当兵后,转业进了单位。我们同一个单位,同一个办公室,同样刚刚进入不惑之年。不同的是,我有完整的家,有老婆有儿子;她没有,她本来有个老公没有孩子,但散了伙。单位上的人全知道,她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国铁路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