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那年那月在东北

出自: 2009年第8期
字体: | |



  我的脉搏里流着父亲的血液,我的性格里深烙着父亲的印象,这一切的一切,我永远不能忘记。如果世间真的有轮回,那么,您仍是我的父亲——至爱的父亲。

  记忆中的老家是一座有着许多尖顶房子的铁路住宅区。虽地处偏僻,但家里人总要把年过得有滋有味。一进腊月,家里就开始忙过年,推磨压碾,特别累。父亲总是让家里人多准备一些年货,因为每年的除夕夜,家里都要来几位特殊的客人。

  那时到家里吃年夜饭的客人都是一些单身的铁路职工。当年他们曾与父亲一起在抗美援朝运输线上,出生入死,血染疆场。有火暴脾气的大胡子主任,有满肚子墨水的罗眼镜,也有经常一身酒气,老是遭到父亲训斥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国铁路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